近年最好的僵尸片,赌你不敢自己看,爱上首播影院-80s追剧神器电影网

近年最好的僵尸片,赌你不敢自己看

来源:网络人气:540更新:2019-08-11 21:16:08

口袋电影 2019-08.11

作者:厂长

不瞒大家,厂长心中有道白月光,林正英。

他是谁?

香港影坛的传奇人物,僵尸片的开山鼻祖。

在那个去影碟店租片的年代,带给我们无数的惊喜,及难忘的回忆。

致使这么多年过去,“九叔”虽不在,但点点滴滴仍刻在脑海里——

一字眉、小胡子、道袍和桃木剑加身,几乎成了之后所有僵尸片的标配。

还有他冷不丁蹦出的金句,仔细回味颇有味道:

“人变成坏人是因为他自己不争气,尸变成僵尸是因为他多了一口气。”

“所以说,人活着要争气,死了要断气,不然就会害人害己。”

如今长大后重温,还是会被感动。

他的电影或许不是最吓人的,却是最能给人温暖的。

林正英之后,无人能做到他的高度,僵尸电影逐渐没落,剩下一些粗制滥造苟延残喘。

直到一部电影的出现。

它被称为香港僵尸电影最后的光辉——

《僵尸》

正片以一曲慢版《鬼新娘》拉开帷幕,这是《僵尸先生》中的经典曲目。


故事亦真亦假,演员钱小豪在片中饰演过气影星钱小豪。

他曾红极一时,随着香港僵尸片的没落,演艺生涯随之终结,心灰意冷的他提着行李,搬到一栋破败的住宅楼。

钱小豪满脸阴郁,严肃沉重。

随着镜头扫过,唯有从摊开的他跟师父林正英、许冠英三人泛黄的旧照,和几件戏服感受到些许生机。

这些似乎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心灰意冷的钱小豪,站上高台,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绳子勒进他脖子的肉里,他血管充血面色变红,瞳孔放大呼吸困难,就在钱小豪挣扎之际,房间里有股异样的气流。

它进入钱小豪体内。

眼看钱小豪命悬一线,突然,退隐江湖的道士阿友飞出一把刀割断了绳子。

救下他,并驱走邪气。

捡回一条命的钱小豪重新开始生活,在这栋大楼里他遇到了相依为命的母子小白和阿凤。

小白身患白血病,乖巧懂事。

阿凤因多年前在家中目睹一桩凶案现场,从此疯疯癫癫,靠吃邻居们摆在门口的祭祀品为生,且至今不敢踏进家门。

恐怖的是,钱小豪住的正是那间。

之前缠上他的鬼就是在命案中被害的一对姐妹花。

这边有鬼,另一边邻居冬叔又诡异的从楼梯上跌下,摔死了。

他的太太梅姨为了让老伴活过来,瞒着所有人,偷偷寻求专攻歪门邪道的阿九帮助。

殊不知,经一系列的操作后,将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可以说,从配乐到选角,无一不表露着致敬和缅怀。

观影中,每每一个角色出现,你或许都需暂停一下,看看这人是谁。

陈友,钟发,吴耀汉,楼南光......


他们是过去僵尸片里的黄金配角,饰演的角色甭管多小,一个动作、一句台词、一个细微的表情,就能让人记住。

此外,还有诸多实力派加持。

鲍起静,金像奖最佳女主,是各大颁奖礼的常客,受人尊重的大前辈;

还有惠英红,更不用影哥多费口舌,演技那是杠杠的。

可能你要问了,请到这么多大佬的究竟是谁啊?!

导演麦浚龙

香港商人麦绍棠之子,从富二代、歌手、演员到导演,他的才华备受肯定。

成立音乐公司,做电影每一步都走得很成功。

《僵尸》从剧本、选角、画面、特效他都亲力亲为,首次执导便在金像奖斩获2奖,获7提名。

可谓是一炮打响。

当被问及为何选择僵尸题材,他表示自己从小就喜欢。

但如果你以为《僵尸》只是个简单的跟风作,那就大错特错。

有情怀,也有突破。

不是复制粘贴过去,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找到更高的巨人。

林式风格诙谐幽默,《僵尸》身上则有着非典型性港片的独特魅力,它揉和了失落、心焦,又掺着淡然、洒脱。

在形式上,也加入了日式恐怖元素,给人一种撕裂感。

开始会感到不适,最后会发觉刚刚好。

由于麦浚龙本身是B级Cult片的狂热爱好者,所以会有不少和《复仇者之死》类似的血腥暴力。

血浆喷溅,简单粗暴的虐杀。

上映之前他就明确表示,放弃在内地上映,只为电影服务。

不过,相比视觉上的体验,影片最动人的地方还是“情”

翻遍评论,“泪目”这样的字眼不在少数。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只能向香港老影迷诉说的悲伤故事。

表面是在讲僵尸,实际上是在讲人。

它从该题材从未涉及的角度,不是简单的惩恶扬善,而是展开观察背后的人性。

故事场景设置的很有趣。

故事全部发生在一栋住宅大楼里,它环形如狱,没有色彩,住在这里的人仿佛被困住一样。

钱小豪和阿凤皆被过去所羁绊着,梅姨更是把执念二字体现到极限。

梅姨生性善良,常面带慈祥的笑容。

她会无酬劳帮邻居们补衣服,总是有求必应。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竟幻想通过“炼尸”留住老伴,做尽坏事。

为了不让事情败露,她砸死了善良的保安大叔;

还眼睁睁看着贪玩的小白进入自己的房间,为了拿到童子血,亲手把孩子送入恶魔的口中。

讲真,梅姨这个角色是让影哥最难忘的。

她软弱、害怕,怕自己依赖的人离开,有些自私,但不招人恨。

从某种程度上讲,梅姨是影片主旨的缩影。

倘若鬼是自己的执念,那么僵尸,就是他人的执念。

阳寿将尽的法师、屈死的姐妹花女鬼......他们不想离去。

道士的一句“没有僵尸捉,我只好改行炒糯米饭”透露难以言说的无奈。

以上种种似乎在诉说着僵尸题材的处境。

很多观众在看4个高大的招魂阴兵过走廊的片段时,都觉得突兀,前后不搭,不知所云。

殊不知这段戏原本是写给许冠英和楼南光的。

只是,剧本还没写完,许冠英便去世了,导演麦浚龙觉得无人可替代,便删掉大段的戏份。

正如麦浚龙在采访中说的——

最重要的是创作是否你想要的,是否讲得到你想讲的故事。

这是他个人对香港僵尸片的一种执念。

他在讲述一个关于希望,一个被遗忘的恐惧的故事,主角钱小豪不停地在寻找尊严,找寻自我。

他找到了吗?

被打碎的大楼水晶球或许说明了一切......

了解更多影视资讯,关注“口袋电影”

评论

最新资讯

Copyright ©追剧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