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那些一闪而过的大唐绝色​,爱上首播影院-80s追剧神器电影网

长安十二时辰:那些一闪而过的大唐绝色​

来源:网络人气:809更新:2019-08-11 21:16:07

大剧刀叨 2019-08.11

作者: 虾饺

真情实感追了这么久,《长安十二时辰》终于要进入尾声。

今天,刀妹就来好好和大家聊一聊,那些一闪而过的大唐绝色们。

阿枝

在灯火辉煌的长安城中,并非人人都过着光鲜亮丽的日子。

那个时候,不是谁都能掌控自己的命运,男人不能,弱女子更难,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

为了给家中的阿娘治病,小小年纪的阿枝就和哥哥双双卖身进了平康坊。

平康坊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开元天宝遗事》卷二载:“长安有平康坊者,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侠少,萃集于此。……时人谓此坊为风流薮泽。

说白了就是现在的红灯区

本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却生了一身的烂疮,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小房间里不说,连亲哥哥都对她说:“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她不能哭,不能闹,不能责怪任何人,而是假装看破世俗,假装云淡风轻,甚至一幅过来人的姿态告诉李必,什么都不用想,也是活着。

即使表面看起来再怎么风尘,她也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更何况谁愿意自己的一辈子,就这么和一身烂疮相伴?

她才没有什么都不想,她想的很长,很远,又很小,很近。

一个小姑娘,不想要绫罗绸缎,也不想当青楼头牌,而是向往着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阿婆,有着自己平凡的小日子,自力更生养活家人。

谁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心中就没有太阳。

虽然她被关在这底下,眼睛里却闪烁着阳光。

丁瞳儿

自是痴情女子绝情汉,丁瞳儿最常犯的一个错,就是真情错付。

十七岁跟自幼定亲的男人来到了长安,还没来得及多看这个城市一眼,就被卖进了青楼。

本以为可以和秦郎同生共死,可是那个男人却只是看了一眼外面的阳光,就再也挪不开步子了。

古往今来,不仅是历史永远惊人的相似,渣男也一样。

他走的时候喊得声嘶力竭,嘴上满是愧疚,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生怕有人将他再抓回来似的,却一次头也不曾回过。

已经少有人能够有情饮水饱,更何况是一个被关在牢房里半,半只脚踏在鬼门关上的普通人。

“阳光下的自由”“黑暗中的爱情”对他来说才不是什么难题。

当丁瞳儿真的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的时候,她的爱情虽然死了,但是她的心却活过来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那段话,那段她说是唬人的假话,竟然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这一次,她终于把腰杆挺得笔直,大大方方的对葛老说:“别杀我,捧红我会对你有用。”

丁瞳儿最让人动容的地方从来都不在于她曾经是如何凄惨,而是她现在有多么坚强。

她天生就是经营的一把好手,早在她还在小黑屋的时候,只要手中握紧了足够的筹码,她便会为自己开始争取利益。

她也终于利用自己仅有的底牌成功逆风翻盘,在一天之内,从一个一曲妓女,坐到了商会长老的位置。

要知道,当一个女人放弃了爱情,她比什么都更强大。

李香香

不知道什么叫做风情万种的话,那看看李香香就好了。

倘若放到现在,她绝对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另类女性标杆。

她孤傲洒脱,所以当姚汝能踩住她的裙摆时,她索性直接脱掉。

她随心所欲,所以当张小敬前来查案时,她会大大方方的握住他的手,并主动向他索吻。

李香香人见人爱,也一定不乏各式各样的追求者。

只是不管她见惯了多少青楼间的风花雪月,当这个不爱搭理她,却又会在临走时提醒她“修修窗户”的张小敬出现在眼前时,心中死去已久的少女心还是会突然苏醒。

凡是能让人记住的青楼女子,多半不是因为她们的美貌,而是她们身处这样的位置,却仍然能拥有旺盛的生命力,和自己心中独有的一份气节。

尽管李香香一定为张小敬悸动过,但是她的儿女情长从来没有败给过心中的忠与义。

所以当张小敬为了情报说出小乙的名字时,李香香毫不犹豫的狠狠给了他一耳光,然后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告诉他:“不良帅张小敬,早就已经死了。”

许鹤子

这时一声高亢清脆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有如响鞭凌空,霎时竟盖过了一切声响。女声刚落,千百人的喝彩鼓掌化为层层声浪,汹涌而来,连街边的灯轮烛光都抖了几抖。……一位女歌者身着霓裳,立在上头,绝世独立。刚才那直震云霄的曼妙歌声,即出自她之口。周围无数民众齐声高喊:“许合子!许合子!”那是歌者的名字,喝彩久久不息。

许鹤子和平康坊里的女人们又不太一样,她是受到命运的眷顾的。

不仅有着较好的皮囊,上天还给了她一幅好嗓子,以至于能够靠着唱歌安身立命,甚至成了家喻户晓的大唐女歌唱家。

只是命运又相对太苛刻,当它赠予一个人什么的时候,必然也会收回点什么。

于是许鹤子的人生不再是自己的人生,而是成了整个新乡县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许鹤子终究还是一个女孩子,面对一个在危难中拯救了她的英雄,她怎么能够不心动?

所以知恩义的许鹤子在这一天里,把新乡百姓和张小敬都牢牢地记挂在了心里。

她会为了恩公的安危冒险去救他,甚至去打听他是否婚配。

她也会为了乡亲们前去面圣,并且在燃烧的花萼楼上,当着一众懦弱的男人面前挺身而出。

即使被说是攀高枝也好,被喜欢的人拒绝也罢,在这样一个明哲保身的日子里,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严羽幻

还是杨太真时的杨玉环,恰逢武惠妃离世,皇上想名正言顺的占有儿子的女人,于是玄宗打着让她出家修道的幌子,实际上二人却玩儿起了暗度陈仓。

圣人有了江山也有了美人,开元改号天宝,从此君王不早朝。看起来本应是度过二人世界的好时机,可是奈何君心难测,没有实际的名分,自己的地位便坐不稳,单单只是一个许鹤子,便足以让她的心里七上八下个够。

毕竟伴君如伴虎,杨玉环后来之所以能够宠冠后宫,除了堪比汉宫秋燕瑶台仙子的美貌,当然得有点儿自己的手段;

所看到的东西,也要比常人透彻那么一点。

可再怎么说,她也就是一个喜欢着四郎的小姑娘,她也会善妒,不安,有着自己的小心机。

听到小姐妹的八卦,就凑上去眨巴着眼睛。

尤其是和皇上对视时的歪头一笑,真真儿的笑进了人的心窝里。

虽然她们的戏份不比一众主角,但是却给刀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看了这些姑娘们,谁才是你心中不能忘的月光呢?


了解更多影视资讯,关注“大剧刀叨”

评论

最新资讯

Copyright ©追剧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