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讲讲,为什么有人不喜欢李子柒 | 猛侃专栏 - 爱上首播影院_80s追剧神器电影网_免费在线追剧大全

展开讲讲,为什么有人不喜欢李子柒 | 猛侃专栏

佚名网络人气:0时间:2019-12-22

毒眸 2019-12.21

文 |何润萱

李子柒是最近的热门话题,就像其他当红话题一样,舆论在一段时间内出现了明显波动的曲线:先是夸她的居多,认为她代表了中国传统的古典审美情趣,是真正的“文化输出”。在话题最红时李子柒又被爆出各种负面的消息,比如曾经当过DJ、有团队在背后操控等等,并非像视频中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李子柒曾在节目中号表示自己是一名DJ

当对李子柒批评的声音出来,有一些粉丝和网民理解不了一件事:李子柒这么致力于还原一种美且无害的田园生活,又非常地努力,为什么还有人不喜欢她?

在B站,有人用弹幕吐槽她的故宫酱卖得贵,不如老干妈,底下一片弹幕刷过:那你这辈子只配吃老干妈。当然,任何一个公众人物,都没办法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但是当必须喜爱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去研究不喜欢她的人是为什么,就变得有意义了。

我们先重新回顾一下李子柒近日爆红的时间线。12月4日,有她的支持者称她在YouTube上输出中国文化,这一观点在几天后得到了若干官方媒体的盖章,舆论开始发酵。12月7日,“李子柒文化输出热议”上了微博热搜,累计在榜22小时。

这也是李子柒被争议的开始。知乎上“李子柒和华农兄弟哪个是真实的农村生活?”已经有了1300万次浏览,不像李子柒在知乎的主问题一样,在这里排名前列的全都是“冷眼旁观”的答主。排名第一的答案是:醒醒,你向往的不是农村,是一池一院完全不输城里的田园小资生活。

这正是国内的一些网友和外网评价不一样的关键出发点。李子柒在YouTube上粉丝超过735万,单个视频平均播放量在500万以上,底下的外国网民也纷纷献上溢美之词。但在国内网友看来,李子柒的视频却并非真正的田园生活。

一方面,她的视频背景虽然是一所农家小院,但这所院落内外精致,丝毫没有农家生活的粗糙感;另一方面,李子柒在视频里展现的田园生活仍然是农耕时代的技艺,自己下地种苗、采摘、收获,难免让人觉得这是一种刻意的“古典”。就像一些电影节热门电影会被质疑瞄准海外市场呈现一些中国式奇观一样,李子柒的视频在外网的“输出”也难逃迎合刻板印象之嫌。

众所周知,随着Z世代逐渐成为中文互联网世界的主流,他们对于当代中国的文化自信相当强烈,他们认为中国文化的输出是各个层面的:既有《白夜追凶》这样反向输送给Netflix的剧集,也有抖音这样纯互联网的占领世界的娱乐产品。但无论是什么,这种文化自信都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是一种现代的、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中国精神

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央视在2015年做的《大国工匠》纪录片,这部纪录片的采访主体是为长征火箭焊接发动机的国家高级技师们,虽然讲的细节非常专业,但在B站获得了超过百万的播放量。和这种大国飞扬的文化自信比起来,农耕时代的李子柒一定是不够现代的。这是一部分人不喜欢李子柒的原因。

其次,正如上文所述,李子柒的生活其实并非真正的田园牧歌,不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她的视频是一种异化了的山村小资。

在她的作品里,你可以注意到,她所使用的所有器皿都非常讲究,是各种不同尺寸的陶器(从视频上看起来是这种材质)。雪天,她会穿着袍子在家里做菜,虽然那个袍子看起来非常地不便。传统中华里的田园是隐世的,是无欲无求的,不会在这些外物上如此花尽心思。终南山苦修是中国隐世文化的极致,那里不会有这些。

视频中李子柒的造型不乏长袍等衣物

肯定又有人要说,拍视频必须要有一定的美化,这无可厚非,但是美化也要还原,《鹤唳华亭》里的女公子晒书时还要用襻膊(一种挂在颈项间,用来搂起衣袖方便操作的工具),何况厨娘。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宋百马图中马夫》写:“ 宋人记厨娘事,就提及当时见过大场面的厨娘,用银索襻膊进行烹调。可知它是宋代劳动人民为便于操作而发明的通用工具。

既要田园牧歌,却半路拐向山村小资,小资起来又不符合古代中国的美学传统,这是李子柒被不喜欢的理由之二。短视频而已,本是不必跟价值观、美学体系扯到一起的,但田园这个情节是中国人基因里的向往,既然做了这个领域,凡识字者皆可说上一二。

最后一个理由,也是最无法逃避的,李子柒用淘宝变现。网红导流至淘宝卖货,是网民们非常熟悉的路径,这条路径也完全不必批评,但为什么李子柒不行?其实还是上文逻辑,李子柒的视频有多自在清淡,她卖货就有多自相矛盾。

李子柒

抖音上走乡土路线的网红不少,卖货也没有被骂过,都是因为他们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平民的。李子柒曾经在访问里说过,自己视频之外就是一个女汉子,不化妆也没有上镜这么讲究,但她的视频的确是纤尘不染的,就算是炕上生火脸也不会有一丝漆黑。既然要做仙女,就不太好公开“恰饭”。这是她作为一个仙气IP的不可调和之处。

经过短视频和MCN这几年发展,商业这件事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已经基本上可以接受了。但大部分人接受的是明晃晃的商业,而不是被当做韭菜。参照消费主义的李佳琦,他消费得坦荡,和美ONE的成名的公开度几乎是同步的。

根据李子柒微博自述,2016年9月微念科技创始人刘同明已经联系上了她,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查询记录,微念科技从当年8月开始给李子柒注册了各类型的商标。但2017年5月李子柒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停更的理由是“因为网络上上传的视频伤害到周围的人”,否认自己有摄影团队、公关团队、助理团队、道具团队等等。

2017年5月李子柒宣布暂时停更视频

众所周知,MCN机构提供给网红的核心资源而非简单的人力,而是他们与平台之间的资源绑定、内容策略。李子柒在这则自述里承认 “再后来他(指刘同明)回去不久,我的视频真的就得到了新浪微博的推广资源以及扶持政策”,但她竟然在后文里反问:如果那些人硬要扯我背后团队的话,那么一路走来,他们是不是都算是我的团队?

以MCN的功能来看,这当然算。

已经陆续有媒体报道了李子柒背后的推手微念科技,这家公司的二股东是微梦创科,也就是新浪微博基金的实际管理人。微念科技的其他投资人还包括华映资本,后者投资了超过100家互联网新媒体企业。这些资本的进驻对李子柒带来的好处一定是存在的,尤其是在后期的渠道拓展等资源包上,但李子柒的粉丝还要坚持替她“去商业化”,未免贻笑大方。李子柒在微博上坐拥2160万粉丝,微博的商业生态怎么可能容许这样的一个巨型流量在自己的框架之外?

和“去商业化”同时存在的是李子柒淘宝店收的“智商税”,评价有不少买家认为这些商品就是李子柒家的东西。但需要指出的是销售食品需要有视频销售许可证和食品生产许可证,她的商品真正的生产商还是那些本来存在的食品厂商,匠心之说不可信。另外,科普博主“科学公园”也在2017年就指出李子柒店里售卖的阿胶是典型的智商税产品,“阿胶是挟古自重。卖家都是骗子,买家都是冤大头。”现在这款产品已经在李子柒的天猫上查找不到了。

科普博主“科学公园”的评论

话说回来,上面这些对李子柒的质疑,其中还有个界限需要划定:可以被批评的应该是作为符号的李子柒,而不是网红李子柒。因为当李子柒成为一个文化和商业符号,她所承载的就不止是个人意义这么单纯。

同样是被符号化的人,在理解这个问题的时候可以对比着李佳琦来看:李佳琦,对于自己被符号化这件事几乎是完全无条件接受的,他卖货的意图也从不遮掩,因此当他把带货这件事做到极致之后,大众反而开始关心他的真实生活;李子柒,一开始就是一个生长在幻象中的人格,一直强调自己的与世无争,但最终仍然使用了一切网红的通用路径。前者是一个人自愿成为符号,后者是一个符号在竭力伪装人。这种对比实在是很有意思:坦诚的媚俗和虚拟的高雅,究竟哪个更美好?

对于李子柒,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实在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毕竟互联网世界,从来都是泾渭分明。有偏好,但没有对错。就像《人民日报》说的:喜欢与否都是双向选择,只要符合法律要求和道德规范,他人无需苛责。抛开商业这回事,李子柒愿意过怎样的生活无需苛责,哪怕这种生活有粉饰的意味。但不喜欢她的人也无需苛责,毕竟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所有事都能一体两面地被讨论。这,才是舆论的意义。


想了解更多电影资讯和⾏业猛料,扫下⾯⼆维码⽴刻关注“毒眸”公众号



追剧神器站提供的电影和电视剧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若爱上追剧网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邮箱:qpgyy#outlook.com

追剧神器80s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