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俊昊封神,戛纳在争议中前行 - 爱上首播影院-80s追剧神器电影网

奉俊昊封神,戛纳在争议中前行

佚名网络人气:9614时间:2019-05-26

幕味儿 2019-05.26

作者:Flipboard红板报


戛纳是所有电影人心中的至高殿堂。这话不是冠冕堂皇的宣言。电影节的背后,并不仅仅是给予一份嘉奖,戛纳更多的意义,是做艺术电影的保护者和电影工业的催化剂。而它,也做得到这份责任。Flipboard红板报从多篇外媒报道中探索分析,为大家讲述戛纳是因何而被成就。

 

72年来,戛纳电影节引入平行单元、将推片制改为选片制、设立电影交易市场,这些举措一直领风气之先,建立起了一套被国际社会认可的艺术评价体制。尽管这几年,与网飞(Netflix)的矛盾事件和女权主义声潮的批评等围绕着戛纳,但它看起来仍然在坚持着一些东西——用艺术本身来拒绝模式化。


今天凌晨,戛纳终于颁奖,奉俊昊《寄生虫》获奖,成为首位摘得金棕榈的韩国电影人。据说,还是9人评审团无差异一致通过,实在是太期待这部电影了。



但熟悉戛纳的人都知道,对于今年的金棕榈将落谁家,没有人可以提前草率判断。


毕竟这些年来的经验已经让大家都明白,戛纳评委们是怎样不可捉摸地避开了大众眼里的固定模式。而作为艺术家的导演们,也常常不按套路出牌。


 

今年的金棕榈——奉俊昊《寄生虫》


曾在2013年获得金棕榈的导演阿布戴·柯西胥,本次携新片《宿命,吾爱:幕间曲》(Mektoub My Love: Intermezzo)重返戛纳。然而这部时长长达三个半小时的电影,因充斥着太多缺乏剧情的激情镜头,使其在主竞赛单元法版场刊第11日评分里,直接拿了一个0分。


《宿命,吾爱:幕间曲》剧照

 

阿莫多瓦导演的新作《痛苦与荣耀》(Pain and Glory)最终让班德拉斯摘得最佳男主角奖。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已在戛纳红毯徘徊过多年,但从未捧得金棕榈,希望还在继续......


《痛苦与荣耀》在电影节上得到了广泛的好评,除了丰富温柔的叙事角度外,还因为电影包含了阿莫多瓦其作为主要电影艺术家的成就概览。


《痛苦与荣耀》剧照

 

备受赞誉的法国女导演瑟琳·席安,此次新电影《年轻女孩的肖像画》(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也呼声甚高,最终拿下最佳剧本奖。


该片讲述了一个18世纪的女同性恋浪漫故事。自从简·坎贝的《钢琴课》以后,没有一位女性赢得过金棕榈奖。


《年轻女孩的肖像画》剧照

 

今年阵容中最令人期待的犯罪电影《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让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在《低俗小说》25年后回到了戛纳。它在今年的戛纳放映中获得不少欢呼,虽然最后颗粒无收,但仍然收获了戛纳电影的高光时刻。


以昆汀的性格,估计他也不在乎——另外,影片据说还要回炉重剪修改。


《好莱坞往事》剧照

 

在这些被大家热烈讨论的影片之外,今年戛纳同样在争议中开幕。阿兰·德龙被授予荣誉金棕榈奖引起好莱坞影人签名呼吁反对。据报道,有13284位好莱坞影人呼吁不要把这个代表终身成就的奖项颁给 “污点影人”阿兰·德龙(支持极右派、反移民、仇视同性恋)。


“女性与好莱坞”组织发起人梅丽莎·西尔维斯坦认为阿兰·德龙视“同性恋为反自然”,且公然承认“如果打女人耳光是大男子主义,那我肯定算一个”,他的儿子还曾控诉父亲殴打母亲。为此,好莱坞众多影人反对戛纳颁奖给阿兰·德龙。


阿兰·德龙的反对者带着反对标识走上红毯

 

对于好莱坞的反对声浪,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福茂这样回应:

 

“我们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而是对电影职业生涯的致敬。我们奖励的是演员阿兰德龙。阿兰德龙有表达自己的自由。在今天,致敬某人会很难,因为总是有政治警察在那里审判。

 

无论发生什么,总会有人对他的一生进行放大镜式的审查,要知道悖论在很多人事上都存在。这个签名是由美国人发起的,美国人完全可以就气候等问题发起其他更多的签名,戛纳并不需要对政治完美承担责任。“

 


近些年来,被“政治正确“紧紧缠绕的,不仅仅只是好莱坞。“政治”和“艺术”两者之间的来回博弈,影响着全世界电影艺术作品的产出与衡量。特定的政治诉求和艺术审美本身的力量一直是漩涡中心的两股拉锯力量。《月光男孩》、《水形物语》、《罗马》、《黑豹》………近些年来,奥斯卡每一年都会收到对于政治平权占据盛典的不满,且此趋势逐年递增。


“女权主义”“同性恋”““弱势群体”“种族移民”,等等这些元素充斥着奥斯卡的小金人光环下。观众们对于这些电影兴奋又疲惫:在大银幕上欣赏到少数派发声,这当然是对的。这是正义又善良的,是能激起人共情情绪和社会思考的,是试图推进社会车轮滚滚前进的尝试。但对的,就一定是最美的吗?


 

戛纳似乎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一直以来,它坚定地做一个纯粹的业内电影节,所有放映只面向从业人士和媒体记者,普通观众没有机会入场。


也就是说,戛纳从不直接影响大众,它通过影响业内人士和媒体,来影响大众。相较于政治正确的奥斯卡,诞生于反法西斯浪潮时的戛纳电影节,在一开始就奠定下了直面矛盾的基调。

 

有很多优秀电影,因为其包含的政治文化因素而备受争议,受到不同程度的批评与阻拦。但这些电影在戛纳能堂堂正正地大放异彩。例如2013年的同性恋爱情电影《阿黛尔的生活》(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不仅评级出现了问题,而且还有大量的性爱镜头,但以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为首的戛纳评委们,还是成功让这部动人的电影拿下了金棕榈奖。


这更像是戛纳对电影人的一种褒奖。


 


其他还有大卫·柯南伯格1996年的《撞车》(Crash)、约翰·卡梅隆·米切尔2006年的《性爱巴士》(Shortbus)、拉尔斯·冯·提尔2009年的《反基督者》(Antichrist)以及加斯帕·诺2015年执导的《爱情》(Love)。


这些看上去“不守规矩”的电影在戛纳获得的肯定,正是戛纳电影节核心精神的体现:敢于直面矛盾,乐于正视艺术本身。在这其中,抓住戛纳评委,和每一个戛纳电影节观众的心的,正是对于电影的炽热信念。


我们能在影院看到太多模式化的、倾斜的、不痛不痒的、搞笑的震撼的电影,但耐心与真诚,是少见的。而艺术需要它们。

 

“我们都知道相同的想法能够保护我们,避免我们出错、被厌恶……但在争议中,我们永远站在艺术家这一边。“在今年戛纳开幕前的记者会上,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福茂这样说。


从今天起,期待2020年的戛纳。

 




关注“幕味儿”,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追剧神器站提供的电影和电视剧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若爱上追剧网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邮箱:83374292@qq.com

追剧神器80s电影网

首页

电影

电视

综艺

榜单